香港马报
城商行去杠杆:部分银行被要求压降“异地贷款
ʱ䣺2019-10-07

  9月25日,部分城商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反馈,为了贯彻监管要求,当地城商行正在或即将进行“异地贷款投放”的压降,对异地贷款投放从严控制,限制投放,提高本地贷款占比。

  一位东南城商行人士表示,当地监管要求,该城商行2019年末各分行异地贷款相较于2018年末只减不增,且各分行异地贷款占全部贷款比重均应下降并控制在50%以内。

  一位东北城商行人士表示,该城商行的表内贷款,今年初就已接到异地贷款投放相关要求的通知。

  另一华南城商行人士表示,该行未听说接到监管要求,不过,该城商行今年初的公司客户授信办法中,要求各分行坚持属地化授信原则,严控异地客户新增授信,对于异地未落实强抵押的存量授信,应加强担保措施,否则加大减持力度,及早退出。

  此外,有多位城商行人士表示,未听说接到接管要求,但所在城商行之前就对异地展业要求严格,基本不允许异地贷款。

  其中,根据部分银保监局发布的相关文件,所谓“异地贷款”,或称“异地授信”,指银行业金融机构(或其分支机构)向注册地和经营地均不在本市州的企业办理的各类表内外对公授信业务,包括贷款、票据承兑和贴现、保函、信用证、贷款承诺、融资租赁、信托融资等本外币表内外授信业务。

  有城商行人士表示,该行收到的异地贷款口径是,按照分支机构注册所在城市,而非所在省,也不是所在作业区域半径,人生若如初相见除了易连恺让人心疼易连慎有何,例如深圳分行发放的贷款的借款人注册地在广州等即算作异地贷款。

  一位东南城商行高管称,目前没有收到监管通知,可能是部分地方监管有定向要求。该行不允许异地贷款。从监管来看,今年初已要求农信系统资金不出省。

  初步来看,受到监管窗口指导的城商行,或为此前异地贷款规模较大,且部分业务过于激进。

  对于异地授信业务,一位华东城商行人士表示,该行一直不允许异地贷款,原因在于银行很难了解异地企业动态,贷后管理成本高,一旦出现风险事件,异地的抵押物也不容易处理。

  上述东南城商行高管称,异地贷款“三查”(贷前调查、贷时审查和贷后检查)很难落实到位,这也使得部分监管、机构谨慎开展一定授信的原因。

  2016年,原银监会2016年立法工作计划提出由审慎规制局制定《异地授信管理办法》,目前暂无下文。

  2015年,银监会办公厅发布《关于集团客户授信风险提示的通知》(银监办发〔2015〕181号),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异地授信要建立完善的内部控制制度,严格加强异地授信管理,做好贷前尽职调查,规范授信审批程序,强化贷后风险管理,严守风险底线月,湖北银监局发布《关于加强湖北银行业金融机构异地授信业务监管的指导意见》,各银行机构可以在本行系统暂时未设立分支机构的国外、省外、或省辖各市州范围内开展各类新增异地授信业务,但各银行机构必须坚持统一授信原则,各分支机构、各业务团队应避免授信客户交叉重叠。

  2013年,浙江省、宁波市先发布异地授信业务的指导意见,在加强异地授信风险控制的同时,逐步压缩异地授信规模。

  不过,也有部分地方鼓励异地授信。浙江银监局2015年,发挥集团授信优势,满足大型智造企业异地融资需求。部分银行机构对大型智造企业异地授信区别准入,给予跨区域联合授信。如民生银行台州分行联合杭州富阳支行对某药业集团及其子公司授信3亿元,异地子公司在当地即可提用授信额度。

  异地贷款规模有多大?2017年由央行系统员工发表的一篇学术论文《对异地金融机构信贷投放情况的调查以陕西为例》显示:

  当地股份制银行70%异地贷款流向省内各市,30%异地贷款跨省流动。从银保监系统处罚情况看,异地贷款管理是监管的重要方向之一。例如,今年3月19日,大连银保监局对进出口银行辽宁省分行罚款50万元,原因是异地贷款管理不到位,导致大额信贷资金被挪用。

  此前,异地授信更多存在于公司金融业务,由于部分公司存在全国开展业务的情况,部分城商行跨区域对公司授信。而今,异地授信实际上较多存在于“助贷”“联合贷款”模式下的个人信用贷款。

  例如,2019年1月,浙江银保监局下发《关于加强互联网助贷和联合贷款风险防控监管提示的函》,按照客户身份证地址、主要业务经营地、主要居住生活地等维度,建立统一的属地经营规则,按照异地授信管理相关文件的精神严格管控异地授信。

  银保监会、央行《2019年中国普惠金融发展报告》:非银行网络支付业务发展迅速

  银保监会、央行《2019年中国普惠金融发展报告》:非银行网络支付业务发展迅速

  特斯拉上海工厂主体已建成:首辆白车身已下线日起在实体渠道入网实施人像比对技术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